旧版丝瓜视频app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竟然敢和连翘叫板,谁给她的胆子!

   对于秦南宇来说,谁要是敢得罪连翘,他管她是谁!

   众人本来要离开了,结果听到了秦南宇的这番话后,顿时一个个都笑了起来。

   原来,这位白小姐,小的时候,就开始犯起了花痴。

   怪不得现在了都还跟被人说,自己和顾军长有婚约。

   刚才,被人家的老婆,生生的打了脸。

   白露看着众人揶揄的眼神,脸上气鼓鼓的瞪了眼秦南宇。

   然后拉着身边的几个女人,便生气的说道:“我们走!早晚有她哭的时候!”

   连翘看着白露这么‘自信’的模样,心想之后要是她知道,今日她做的这些个蠢事,反而把自己埋到了坑里,不知道会不会还这么的得意!

   ——

   连翘一边朝着门外走去,一边手里小心的卷着这幅画。

   姑娘是要铲雪吗?

   秦南宇上前说道:“嫂子,我来帮拿吧!”

   连翘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怎么,这是在阿丽那边碰了壁,所以又叫起了嫂子是吗?”

   连翘算是早就品住了秦南宇这个家伙。

   平日里的时候,他总是会叫自己连翘,可是,一遇到个什么事情,立马改口叫起了嫂子!

   也是没谁了!

   秦南宇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,他自己都没发现,自己竟然这么‘无耻’!

   “呃……嫂子,只是年纪比我小,所以有时候就会……叫不出口……来,我帮拿吧!”

   秦南宇解释了一句,便赶紧上前要帮连翘拿着那副画。

   这幅画外表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。

   不过倒是蛮大的。

   尤其是被连翘那双小巧的手拿上,就更显得很大了。

   而就在秦南宇上前马上要抓住画的时候,连翘却朝着后面一躲,双手把画直接抱在了怀里。

   嘴里笑着说道:“这画儿还是我自己拿着吧,那重手重脚的,要是给我弄坏了,我找谁哭去!”

   “不就是副破画儿嘛!就算是个股东,我也能赔的起!

   连翘狡黠的笑了笑。

   缓缓说道:“还真别说,这幅画估计还真赔不起!”

   这里说的赔不起并不是说秦家赔不起,而只是单纯指的是秦南宇而已。

   这个家伙,自从当兵之后,都是只靠自己来养活自己。

   所以手里的钱,都是自己赚来的,当然不够去赔这幅画的!

   秦南宇看着连翘神秘的模样,心下也不禁好奇了起来。

   刚才他来的晚,没有看到这幅画的真面目。

   现在反而被连翘钩的心痒痒的。

   于是,秦南宇赶紧朝着连翘说道:“那个……嫂子……能不能打开给我看看!”

   连翘一边打开秦南宇的车门,一边说道:“先回家,回家之后,我打开给看!”

   尽管秦南宇心里再痒痒的,也只好开车往家里驶去。

   这时候,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。

   等到连翘回家后,便看到顾严军已经回到了家里,来不及脱掉身上的军装便抱着两个小宝贝在他的肩上玩算着。

   连翘笑了笑说道:“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?”

   顾严军笑了笑说道:“这不是前几天说给这两个小家伙儿做超人吗?呃……最后我想了下,还不如我自己过去一趟!”

   顾严军说完之后,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情。

   小泡泡连忙狗腿的说道:“爹地就是我们的超人!我们不要别的!”

   就连小樱桃也奶声奶气的重重说道:“嗯!”

   细心的连翘发现,顾严军听到两个小宝贝的话后……好像是有些害羞了……

   就连耳根都有些发红了!

   好吧,估计明天去了幼稚园,小泡泡和小樱桃的‘超人’绝对是独一份的!

   这时候,突然间,连翘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大声的男音。

   愣是把连翘和顾严军吓了一跳。

   “过来,让叔叔抱抱!”

   秦南宇刚刚蹲下身子,两个小家伙儿,就如两颗炮弹一样,撞进了秦南宇的怀里。

   秦南宇逗了逗两个宝宝,这才松开了手。

   连翘这时候朝着顾严军问道:“我爸妈他们呢?”

   顾严军挑了挑眉笑道:“他们两人都被清姨叫了过去,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!”

   发生了事情?

   她怎么不知道。

   连翘想了想,估计是清姨那边忙不过来,这才找了他们过去。

   连翘打算明天到时候过去看看,也不知道清姨和老佛爷怎么样了!

   这时候,秦南宇有些急迫的问道:“嫂子,我们什么时候看画儿?”

   “画?什么画?”顾严军不禁好奇的问道。

   低头一看,这才发现连翘怀里一直抱着一个像是雨伞模样的东西。

   要是秦南宇不说,顾严军恐怕还没注意到。

   连翘笑了笑,便朝着宝宝们说道:“们先去看会儿电视,待会儿妈妈给们做饭!”

   “嗯!我要吃糖醋排骨!”

   “额……妈咪……我也要!”

   “好好!妈妈待会儿给们做!”

   连翘安顿好了宝宝之后,这才带着顾严军和秦南宇两人朝着楼上的书房走去。

   一路上,秦南宇便简单的和顾严军说了说,今日在那边有个女人和连翘对着干的事情。

   顾严军皱了皱眉,直接朝着连翘说道:“以后这种聚会,不去也罢!”

   连翘点了点头,她本身就不热衷去这种地方。

   今天去那也是为了给白露一个教训。

   只是没有想到,这个教训会这么大……

   连翘在长桌上,缓缓的打开了手里的画卷。

   等到整幅画展现在两人面前的时候,这两人顿时齐齐笑了起来。

   “哈哈,这就是说的‘我赔不起’”的画儿吗?怎么长的这副样子?”秦南宇一边笑着一边指着桌子上的画。

   眼睛笑的都快没有了。

   就连顾严军也微微笑着看着连翘,不过表情上也是哭笑不得。

   显然没有想到,连翘也会有走眼的时候。

   确实,现在展现在他们面前的,还是那副又丑又没有艺术气息的画。

   就连顾严军和秦南宇这并没有接受过画画学习的人都知道,这幅画根本谈不上什么值不值钱,也就更不能说是‘价值连城’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