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她蝴蝶app

冰麒麟丝毫不知道小破孩刺激他的行为根本就是为了报复他。

那厢,他的情绪还在一个劲的低落!

后面的玉飞槐见着冥王就要离开冰之世界,气得想立刻跑过去将他们拦住,可是帝云天和魔非魔却默契的将他拦了下来,两个老家伙也不是想动真格,只是联手将与飞回拖住,直到冥王他们已经走出一段距离,两人才立刻撤手,飞速的往出口赶过去。

冰麒麟被冥王带走,玉飞槐也不可能留下来送死,急忙追了过去。

一群人一前一后的追赶,冥王刚带着凤希冲出裂缝,身后的冰之世界便开始崩溃了,轰隆隆的崩塌声十分响亮,最先开始倒塌的是冰麒麟的冰殿,画面十分壮观,连四周的空间都给崩碎了。

青龙山脉因为冰之世界的坍塌,四处好像地震般晃得十分厉害,连夜叉神那边也受到了波及,晶鼠兽钻出的通道差点被堵死,一群人更是差一点就被掉落的石块砸到,动静非常大,天涯城也发生了类似地震的情况,天幻家族的人还以为青龙山脉出现状况,准备调动人马进去搜索。

凤希抱紧冥王的脖子,一边看着裂缝在他面前轰隆隆的合拢,一边伸腿想踢旁边的冰麒麟,后者早就在防着他,赶紧往旁边跳开,一双妖异的血瞳瞪着他,没好气的吼出来。

“君子动口不动手,小破孩,你又想干什么?”

“小冰子,你的家没了。”凤希看着冰麒麟十分同情的说道,然后未等冰麒麟回答,他就接着说道:“你以后还是跟我混吧,我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。”

凤希将前世的话给带到了这一世,说的顺溜极了,好像前世就说过不少。

“你凭什么保证?”冰麒麟眼也不抬就一个反驳过去,不过他还是偷偷的瞄了眼冥王,这位才是正主!

凤希立刻拍拍胸口,很认真很严肃的说道:“就凭我是凤族的族长。”

森林里的芭蕾姑娘让人着迷

“凤族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冰麒麟怀疑的看过去,好像没听说过有这个族,难道是他沉睡的这段时间崛起的?看着额小破孩那认真的表情,冰麒麟也不知道到底是该相信还是该怀疑。

“你都睡多久了,再说,你所有的地方都去过了吗?你没听说过是很正确的,我知道你脑子不好使,我就给你说说吧。”凤希一副谅解的表情,大发慈悲的说道:“凤族是个隐世家族。”

冰麒麟听到他说的某句话,嘴角不禁抽了抽,正想听他长篇大论,哪知小破孩只说了一句就没下文了,不禁问道:“没了?”

凤希眨眨眼,“没了。”

“小破孩,你等于跟没说一个样。”冰麒麟鼻孔喷气的吼道。

“你这话就不对了,凤希的确是个隐世家族啊,所以你没听说过是很正常的,他们也没有听说过,主要是我们凤族为人比较低调,不然你想不知道都不可能。”凤希见他不相信,随手一指便指中帝云天等人,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,脸不红气不喘的。

冰麒麟将信将疑的看向帝云天和魔非魔。

两个老家户表面却还是一副高人的模样,明摆着不参与这件事,不过见冰麒麟投过来的询问目光,两人便摇头,同时说道:“本帝(本尊)的确是没有听说过。”

除了这句话,两人谁也不肯多说,因为他们的确是没听说过。

“你要是不相信可以问我老大,他也是凤族的人。”凤族见冰麒麟迟疑不定,立刻冥王给拖了下来。

冰麒麟哪会去问冥王,他的灵魂还被冥王种了灵魂种子,冥王就已经等于是他的主人。

当然,这句话不是说他已经承认冥王是他的主人,而是他知道以冥王这样的高手,契约魔兽根本就是多余的,而且冥王也应该不是那种无恶不作,会把魔兽当奴隶使唤的人,否则他啊就算是拼的形神俱灭,现在也不会如此心平气和的跟他们谈话。

冰麒麟其实有个猜测,冥王之所以这么做,恐怕是因为小破孩的缘故。

小破孩的实力很低,虽然这个年龄已经是神君级别的强者,但是在他眼里却根本不够看,以小破孩的ing个,说不定已经仇家满天飞,所以他直觉认为,冥王很可能是想让他跟在小破孩身边,简而言之就是让他成为小破孩的契约魔兽。

“说实话,小破孩,你不过是想契约本大爷对不对?”冰麒麟眯起眼,盯着小破孩目光如炬。

凤希露出个被看穿的表情,很大方的承认道:“既然被你看穿了,那就没办法,我的确是想契约你成为我的本命魔兽,我老大也同意了,所以我们进去本来就是去找你的,其他都是顺便的。”

冰麒麟抽搐着嘴角问道,“你的意思是你搜刮我的宝贝是顺便搜刮的?”

“是啊!”凤希承认得十分干脆,“既然都看到了,那当然要拿走,我本来就是神偷。”

感情小破孩把偷东西早在预料之中,但是冰麒麟还是忍不住想为他的宝贝哀悼,真是不带这样子的!

“小破孩,本大爷可不是其他小小的魔兽,就凭你还没资格契约本大爷。”冰麒麟决定不跟他再玩下去,直接奔入正题,小破孩虽然人很好玩,但是他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契约去的,不然在这无数年里,他早就被契约跑了,哪还会留在这里等小破孩来。

“那要什么资格才能契约你?”凤希眨着眼睛特真诚的问道。

冰麒麟傲然挺胸,“很简单,打败本大爷!”

“哦,你早说嘛,这个很简单。”凤希听他这么一说,竟然点点头,还真同意了,不过话锋一转他啊就接着说道,“之前跟洛南书没比成,现在换你也成,比试的题目由我定对吧?”

“那也成,就试试你能不能打败我。”冰麒麟到底是睡太久了,听到凤希那顺溜的语气,也没察觉有什么问题就同意了。

“太好了,那我们就来玩猜拳,一局定胜负。”凤希想玩猜拳的心愿终于实现了。

“……猜拳?”那是什么玩意?

“怎么你跟洛南书一样都不知道猜拳是什么,真是笨,我跟你说,猜拳就是……”凤希没有看到冰麒麟的表情,嘀嘀咕咕的跟他解释了一番,抬头便看到冰麒麟呆愣的表情,顿时大声的吼出来,“你明白了吗?”

冰麒麟被他以后,冷不丁就点头,等他反应过来,立刻后悔得要死,他啊根本就不明白。

凤希哪里有给他反应的时间,从冥王怀里跳了出来,然后跑到冰麒麟面前,拉起他的爪子说:“剪子石头布,布吃石头,石头吃剪子,等一下你虽百年出个,如果被我吃了就算你输了,我数一二三我们就开始。”

冰麒麟没有变身,一只爪子能出什么,他脑子里在纠结着猜拳是什么新鲜的玩意,根本没注意到这一点,等他发现一集来不及了,一只爪子就直接伸了出去,小破孩贼笑着出了个剪子,把冰麒麟的布给吃了。

于是,冰麒麟成功的卖身!

帝云天和魔非魔见少年轻而易举便将冰麒麟骗到手,两个老家伙表情十分复杂,隐隐之中似乎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懊恼。

“既然冰麒麟输了,那便履行承诺。”冥王很“公正”的下结论,明摆着就是偏袒。

“小冰子,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凤族的一份子了,不要沮丧着脸,来笑一个。”凤希高高兴兴的把冰麒麟纳入凤族,这下子他的凤族又多了一只强大的魔兽,加上小空子他们,已经快要十个了。

凤希一边安慰着背影灰败的冰麒麟,一边转到冰麒麟正面,咬破手指一旦精血滴到冰麒麟的额头上,一道红芒闪过,那滴精血霎时渗透到冰麒麟的身体内,凤希只觉得额头痒痒的,好像有什么一闪而过,契约仪式算是完成了。

“哼,你品位何时变得如此低下?什么人不好选,偏偏选中这么没用的人!”

玉飞槐讽刺的声音从前方传来,只见他一脸阴沉的望过来,轻蔑的视线扫过凤希最后停留在冥王身上,一脸挑衅无疑。